锐码试验机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锐码试验机
热门搜索:

智能手机算是把人给治了

发布时间:2020-01-14 11:26:41阅读:来源:锐码试验机

我以为人到了一定年纪接受新鲜事物的能力就差了,可事实证明争奇斗艳的人多了去了。有一次在地铁里遇见一个脸熟的大叔,到底曾经在哪见过根本记不起来,当然估计他也早忘了我是干吗的了,彼此本着喜迎八方宾朋的仗义情怀在互相凝视数秒之后,相视一笑说:“您也坐地铁。”这不是废话吗。没话找话的时候我一般都会挑一件别人身上的饰品没底线地夸,所以我很自然地就说:“手串儿紫檀的吧?”大叔拿另一只手掐住一个珠子猛搓,“这东西不在贵,我这被好多大师加持过。”言毕,打手上哗啦一下扯下来,在鼻窝处猛蹭,从脸上拿下来直接递到我面前:“哎,你有微信吗?”我往后躲了一下跟油果子似的手串,心话儿,那是紫檀的吗,别再是面筋做的吧?我摸着自己的手机特别有礼貌地说:“微信啊,我是一个没微信的人。”颔首一笑,心知肚明地说谎。

大叔一路都在问我,怎么不弄个微信,现在联系都靠它。幸亏地铁里信号不稳定,要不手把手地教太瘆人了。那油渍麻花的大手串,扔锅里做套鸡蛋灌饼都有富余。从晚上九点开始,这大叔就一次又一次在微信上请求关注。

转天,有出版社的朋友在QQ里问我有没有微信,我问干吗呀,他说:“联系着方便。”为了加微信,还特意打过来一个电话。添加完了我就纳闷,明明有电话,有邮箱,有QQ,有微博,甚至连我们家地址都有了,怎么还得要微信呢?可是,所有使用着微信的人都坚定不移地要求你加上他们,仿佛你拒绝就没拿人家当朋友。

还有人问:“你为什么不写朋友圈?”以及“在你那转个微信,帮我宣传一下”。这个时候,我会举着自己空空的微信告诉他们,我平时几乎不看,最多拿它当个免费传话筒用。

自媒体的概念又被移植到了微信上,我记得当初刚有博客的时候也这么忽悠来着,可我为什么要当自媒体呢?我就是一个想安稳过日子的人,咱也不致力于弄几百上千万粉丝给他们发小广告挣钱,有那工夫我还不如一门心思修炼自己,挣出个几百上千万块钱呢,那比粉丝瓷实多了。

一位同行经常在午夜梦回的时候给我发微信催稿,手机一阵叮当叮当,她的作息时间仿佛在大洋彼岸,其实跟我就隔着两栋楼。只要我有事推诿无法按时交稿她就会得意洋洋地给我发回一条又一条我自己说过的话。那些小绿条儿,在手机里就是祸害。她说:“你自己听听吧,你答应的什么时候交稿,你的话都在我微信里存着呢,别想抵赖!”大半夜听自己的声音打我的手机里嬉皮笑脸地传出来,后脊梁骨都冒凉风,立刻打开电脑就工作。

当初觉得能省话费,用微信语音,现在发现小辫子都被人家抓在手里,太能存话了!

以前的手机,最多能存点儿短信,现在那么多的APP应用,我见过一个闺女把自己的体重跟踪以及大姨妈来去时间都记录在案,APP通过不同时间段的数据分析给你提供相应的营养及运动的配比。而且任何一种APP都能跟微信链接,没准哪天你手一哆嗦就群发了。

智能手机算是把人给治了。你不觉得你在手机面前跟个只会动大拇指的二傻子似的吗?越来越多的社交软件,让我们越来越丧失社交能力。就算我们比肩,沉默的时间更多了,大家都低着头鼓捣那个有智能的东西,手里的手机通电话的功能倒是次之了。

大城市扬言要WIFI全部覆盖,多可怕。我倒是更喜欢一个咖啡馆里小黑板上的一段话:这里没有WIFI,收起你的手机,跟旁边人说说话吧。

名医汇

就医挂号有哪些

名医汇

名医汇